最新主题
» 成人游戏大集合哈,超值大放送了!
周三 十一月 19, 2014 3:08 pm 由 1982jin

» 都是美女!!!
周六 十一月 15, 2014 5:11 pm 由 zxcvbnm1390238

» 自制飞机筒,广大机友们有福了!!!(详细图解)
周六 十一月 15, 2014 4:16 am 由 zxcvbnm1390238

» 论坛发布器!!!!!!!!!!!!
周日 十一月 09, 2014 10:48 pm 由 ABC2015

» 2010年最新90后广西交院门
周三 九月 10, 2014 11:32 pm 由 leoplay

» TaylorMade Burner SuperFast 2.0 Driver is a beauty!
周四 七月 03, 2014 12:57 pm 由 wasdeq12315

» 重慶數學教師和小女友性愛流出短片
周日 五月 18, 2014 2:16 pm 由 p7711

» 09年度完美合集33部共480分钟
周五 一月 03, 2014 10:00 am 由 M-Jay

» Do not hesitate to buy Ping G20 Driver!
周四 二月 28, 2013 5:33 am 由 丰富视野

搜索
 
 

结果按:
 


Rechercher 高级搜索


现代逍遥录 续1

向下

现代逍遥录 续1

帖子  Admin 于 周六 六月 19, 2010 3:40 pm

第四章 冲破禁忌的大门

既然都进来了,文逍遥当然不会马上就走,他说:“你家里有没药酒?我帮你先擦一下,明天再去医院看吧。”

“有,在我哥房里,只要我爸妈不在家他都不锁门的,你进去就能找到。”

文逍遥进入顾雪萍哥的房间,并没有细看就找到了药箱,房间里贴的都是电影古惑仔的海报,还有一些刀具铁管之类,药箱就放到床底下,出来闯的人家里当然要必备些自救药品,他只从里面取了了治扭伤的药酒,就把箱子放回原位。

回到顾雪萍的卧室,顾雪萍已经自己把脏了的衣服脱了下来,穿上了睡衣,文逍遥看着她穿着一套花睡衣的美丽样子,不禁看得呆了。

顾雪萍看着他一副呆样,甜甜一笑道:“呆子,看什么呀,快来帮我擦药酒呀。”

回过神来的文逍遥忙道:“哦,来了,哎,你不是走不动吗?怎么换得了衣服,还有,你就不怕换衣服的时候我进来?”

“我床上就有衣服呀,至于你进来嘛,我换衣服的速度这么快,你怎么看得见,嘻嘻,况且你就算看也只能看到我的背影了。”

文逍遥呆呆笑了笑道:“呵呵,那我现在要帮你擦药了,你要忍着点痛。”

其实刚才顾雪萍本来很痛的,不知为何见到文逍遥呆呆的样子却意外地开心,一下忘记了自己的痛,竟然跟他调笑起来,现在知道要擦药了,想起自己的扭伤处,才又感觉到痛楚传来的感觉相当厉害。

文逍遥看着她原本白暂的玉足脚腕处肿了一个大包,心痛得要命,但终于还是把药酒涂到手掌上,再放到伤患处轻轻擦了起来。

一般人以为擦药酒就要用力,其实不是专业的医生最好不要这样,因为你不知道他是否伤到重要的筋骨。文逍遥平时爱看课外书,什么都知道一点,他没有用力去擦,而是轻轻均匀地把药酒擦到患处。虽然也已经令顾雪萍痛得叫了出来,一对手紧紧地扣着他的手臂,咬牙顶住,但这已经是最不痛苦的上药了,要是换了别人用点力,她恐怕要痛得哭出来了。

“好了,今天就先这样处理吧,明天我再送你去医院,你好好休息一下,我也该走了,要不然一会我哥回来不好解释。”说着,文逍遥便欲离开。

顾雪萍急叫道:“别走呀,万一我一会要下床办点什么事谁来帮我呀?”

“你哥一会就回来了。”

“他什么时候会回来还说不定,就算回来也是一头撞回房睡觉,才不会管我呢。你不用怕他发现,而且你不是说明天要陪我去医院吗?你明天怎么进我家呀,我又不能帮你开门。叫我哥的话那不也一样解释不了么?反正你家里也没人,不如就陪我在这一晚上吧,可以吗?”

实际上文逍遥当然不是真的想走,她主动提出来留他,证明他已经成功了一半了,因为一个女孩子不可能随便留一个不放心的人在家,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顾雪萍已经知道他是个信得过的人。

于是文逍遥便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,他们聊起了天来。

顾雪萍先说:“你是第一个敢挑战他的人,我还是要跟你说一说他。”

“你说的是那位黑道老大?”

“是的,希望你听完之后不会害怕。”

“如果只是听听就害怕的话,那我还能活下去吗?”

“你可能没听说过我们县上的黑势力,我们这里有两大黑帮,一个是黑龙会,一个叫五虎帮,黑龙会我不太清楚,五虎帮顾名思义就是有五个头头,老大就单叫一个字:虎,老二笑面虎,老三冷面虎,老四叫恶面虎,老五叫王小虎,王小虎正好也是他的名字。我哥叫顾平,他的老大就是老三冷面虎,叫朱学鹏,随时能调动几百人,我哥为了讨好他,把我介绍给他,虽然他答应在我初中毕业前不碰我,但也不许别人对我有非分之想,曾经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想追我,结果第二天就被人打得一个月起不了床。从此再也没有男生敢与我说话,而我也只能认命了,虽然我并不喜欢他,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?我哥在他手下做事,我不答应的话我哥的日子不会好过。所以,虽然我并不讨厌你,但我还是不能跟你在一起。”顾雪萍略带忧怨地说道。

文逍遥当然大概知道朱学鹏的势力,但他还是坐在床沿上,突然捉住顾雪萍娇嫩的双手道:“我不管他是什么人,如果你确实不喜欢他的话,我希望你能接受我,虽然我不能帮你摆脱他的控制,但我做你的听众。我们虽然不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,但我相信总有办法让他不知道,而且做这一行的人,谁敢担保就会一直不倒?说不定哪天被人捉起来了呢?那我们就有机会了。”

顾雪萍并没有摆脱文逍遥的手,只是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他道:“哪有这么好的事,我天天盼着他被捉起来,可是等了一年了他还是什么事也没有,我真的不想你有事,他们那些人可是不和人死活的。”

文逍遥把她的手放到自己胸前,让她听着自己的心跳说:“为了你,我什么都不怕,让我们一起冲破这一扇挡在我们前面的禁忌之门吧。”

说着,凝望着顾雪萍的双眸,看她也望着自己,不禁把头向前靠去,想在这样的环境下夺走她的初吻,同时也献出自己的初吻。

意外的是顾雪萍看着他的动作,竟然没有避开,而任由他向自己的唇吻来,文逍遥心中一阵狂喜,既然她不抗拒自己的吻,那就等于接受了自己了,只是现在担心着自己的安全问题而已,看来自己还是很有希望的。

虽然想到安全问题稍为停顿,但心中一股冲动让他产生了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的想法,于是继续向前吻去……

第五章 美少女要他上床

正当文逍遥准备享受他的初吻的时候,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开门声,这下把人吓得从迷醉中醒过来,好好的初吻本来就要到手了,却被意外打断,使文逍遥郁闷不已,但估计顾家老大回来了,可不能掉以轻心,万一被他发现自己在他妹妹房里,恐怕今晚就会被人抬着出去了。

顾雪萍小声道:“你不要出声,有什么事让我来应付。”

文逍遥点点头,但听到门外有人进屋后叫了句:“我回来了,妹妹你睡了没。”

顾雪萍装作已经睡了,没有出声,这时才又听到另一人进来了,还原顾平说:“我妹睡着了,走,到我房里去,我快忍不住了。”

文逍遥看了看顾雪萍,意思是问她是不是你哥带了个大嫂回来了。

顾雪萍悄声说:“看来今晚我们没得睡了。”

“哦?他经常带人回来吗?”“嗯,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文逍遥当然知道一会会发生什么事情,他又不是笨蛋,他当然也了解顾雪萍不是笨蛋,他并没有装作不知,反而直接问道:“你老是听到那些声音,日子怎么忍过来的?”

“开始时年纪小不知道,后来知道了就把耳朵堵上,但总是有声音传过来,不过习惯了就好了,倒是你可不要听到那些声音就胡作非为哦。”

话音刚落,对面房子就传来几阵嬉闹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一些唔唔的声响,不久后再转化为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粗重的喘气声。

不时还传来诸如你某某地方真大,某某地方水真多之类的浪声荡语,直把两个青春期的少年男女听得脸红耳赤,即使顾雪萍堵住了耳朵仍不免满脸通红。

而坐在她床沿上的文逍遥则更惨,边上躺着个男人见了都动心的校花级小美人,那边传来的声音一句不漏地传到他耳朵里,青春年少血气方刚的他哪能不欲火焚身。

他只觉***一阵膨胀,把裤子挺得老高,偏生此时的顾雪萍偷偷看他,看到他的那副样子,又想笑又不敢笑,只好骂了句:“小色鬼,想什么呢,还不快把耳朵堵上。”

文逍遥道:“这有什么,正好锻炼下自己的定力,我不用堵。”

很快,那边的交战进入到高潮阶段,女人的声音也越叫越大,男人的喘息越来越重,只听到连续不断的一阵疯狂交响乐结束后,终于稍为平息,而文逍遥和顾雪萍的折磨才总算告一段落。

文逍遥和顾雪萍对视了一眼,看着对方的窘样,不禁相互一笑,文逍遥看着自己的小弟弟终于一步步稍为退缩,这才回过头来看顾雪萍,却发现她那薄薄的睡裤上好象渗出来点点的痕迹,看过黄色小说的他自然明白到,原来她跟自己一样,都不好过。

文逍遥道:“终于可以休息了,我就睡在地板上吧,反正现在天气不太热。”

“这么快就想睡觉?省点功夫吧,半个小时后他们又要来了。”

“晕倒,你这么清楚。”

“别人我不知道,但我自己的哥哥我还能不清楚,你就等着听吧。”

“那好呀,反正你的脚也该再上点药了,对了,现在你的脚好点了没有?”

“哦,已经不那么痛了,看来药酒有点效果,希望不是断了骨头才好。”

“明天去医院拍个片就清楚了,我先帮你再上点药。”

说着,文逍遥再次取出药酒帮她的伤患处涂上,弄好之后,果然那边又再次奏奏起来欢快的乐章。又待续了十多分钟,这次连文逍遥也不得不把耳朵堵上了,要不然就真的要把床上的美人就地正法了,然而,现在却不是时候。

终于,连续经过三场决斗的男女休战了,文逍遥和顾雪萍也听了一个多小时的音乐会,大家都弄得很难堪,而更让文逍遥又惊又喜的是此时顾雪萍竟然说了句:“喂,他们停了,你还不上床?”

文逍遥只以为自己听错了,但看来顾雪萍又象是说真的,看了看她的睡裤,果然湿得很厉害,莫非她顶不住了,要跟自己……文逍遥的欲火刚刚烧得旺旺,一听这话,更是跃跃欲试,不及细想,脱掉外衣和外裤,就跳将上床,把手向躺在床右边的顾雪萍伸去,欲将其睡衣除去,然后做对面房刚才所做的事情,此时,床上的美人真是越看越美了。

第六章 同床共枕梦情人

顾雪萍见他的手伸向自己,急用手挡开道:“你在干什么呀?”

文逍遥一头雾水道:“你不是让我上床吗?”

“我是让你上床睡觉,但你的手想干什么?”

“脱衣服呀,不脱衣服怎么睡,你不喜欢脱衣服?不脱也好,据书上说有点神秘感可能会更好。”

“我没裸睡的习惯,还有,我也不希望你在我的床上有这种爱好,你自己喜欢裸睡在你家我管不着,但我不想你在我的床上也这样做。”顾雪萍自然知道文逍遥想干什么,狡猾地偷偷在笑,表面上却一脸的严肃,好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

文逍遥这回彻底知道自己误会了,他苦笑了一下道:“原来你是叫我上床睡觉呀,我还以为……”

“你以为什么,你这小色鬼,你以为谁都象你这么色呀,一天到晚想着那些事。”

“天大的冤枉呀,我哪有一天到晚想,还不是被你那厉害的哥给逼的,而且,如果不是你公然引诱我,我也不至于误会的哦。”

顾雪萍看着他一副委屈的样子,再想想自己刚才确实有引诱他的嫌疑,偷偷把手伸到被子下的内裤,一手的滑腻,不禁也脸红起来,原谅了文逍遥的所谓过失道:“你睡一边,我睡一边,我相信你是正人君子,你可不要趁机会占我便宜哦。”

文逍遥道:“你看我象是这样的人吗?我文逍遥堂堂男子汉大丈夫,哪里可能是贪小便宜之徒?”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。

“我看你不是,所以才让你上床,你要知道,你是第一个在我成年后跟我睡一张床的男人。”顾雪萍说完,盖上被子,闭上眼睛准备睡觉。

文逍遥也只好把另一头拉起来,也准备睡觉,然而他哪里睡得着,刚才听完如此精彩的演出,身边睡着这个自己日思梦想的美女,再想起她那点点的湿痕,心中的兴奋一直挥之不去,直到实在累得不行了,才慢慢睡着,结果没睡一个小时就梦到跟顾雪萍一起,然后自然而然地就在一张床上做着对面房的事,一泄如注后才发现自己根本什么也没干,只不过把人家的被子给弄脏了,虽然隔了内裤。

梦遗后醒过来,想偷偷地下床穿上裤子以免被第二天发现不雅,却发现顾雪萍的手此时正伸在睡裤里面,一副甜甜的样子,而那本来已经湿了的睡裤更是湿得透明,把里面粉红色的内裤都显现了出来。

文逍遥想:“不知她是不是做着跟我一样的梦,如果她梦里的人是我那该多好。”

其实他想对了,顾雪萍此时梦中的对象真的是他,而且做的梦比他还久。

顾雪萍起床后,也发现了自己的不雅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我们早点出去吧,趁他们还没醒,你帮我从衣柜里拿套衣服给我好吗?”

文逍遥自然不会拒绝,在衣柜里找了套衣服给她,顾雪萍接过衣服道:“你转过身去穿衣服,可不许偷看哦。”

文逍遥苦笑道:“你看我象偷看的人吗?”虽然文逍遥老老实实的背过身去没有偷看,但想象着顾雪萍换衣服的情景,还是有点想入非非。

二人换好衣服,趁着顾平他们起不来的时候出去,文逍遥背着顾雪萍,在外面截了辆出租车,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到了医院。

现在才六点半,看病就要看急诊,而他们去的医院骨科并没有急诊,所以他们只能在医院的公园里等待,等八点后挂号。

在公园的石椅上,由于昨晚她睡得不好,一则脚痛,二则心乱如麻,所以显得很累,不一会就把头靠在文逍遥的肩膀上睡着了。丝丝的秀发随风飘起,有时飘在他的脸上,弄得文逍遥痒痒的。他一边嗅着那秀发的香味,一个手自然地就搭上她的香肩。

文逍遥的心怦怦直跳,因为这是评论他第一次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象情侣一样坐着,虽然昨晚同床,但并不是象现在这样坐在一起。就这样一动不敢动地坐了一个多小时,怕一动就把她惊醒了浪费大好美景,宁愿自己腰酸背痛也不愿动一动。要知道一个小时维持同一个姿势坐着是很累的,恐怕也只有爱情的力量能让文逍遥做到这样了。

顾雪萍醒来后,发现自己就靠着他睡了一个小时,说了句:“谢谢你。”

文逍遥笑了笑说:“只要你愿意,我的臂膀可以一生一世让你依靠。”

她深情地看了看文逍遥,又看了看表,说:“八点了,我们先请个假,然后去挂号吧。”于是二人打了电话请了假,文逍遥便背起她走进医院,将她放到椅子上后去挂号开拍片。

排队交费等医生花了一个多小时,但结果却很快就出来了,还好没伤到骨头,问题不算严重,虽然当时很痛。医生开了点喷雾并让护士帮顾雪萍喷了一次,收了护理费和药钱一百多,让文逍遥回去后自己帮她喷喷就行了。

文逍遥心中长舒了一口气,不过现在才十点钟,而他们都请了一天的假,这么长时间可以干什么?她的脚虽然说没大碍,但还是不方便行动,没什么地方可去。

顾雪萍想了想道:“你去过我家了,不如带我也去你家玩玩吧。”

文逍遥当然是求之不得,于是便叫了出租车带她到了家里。

安顿顾雪萍躺了下来后,文逍遥帮她上好药,然后到外面去打电话去了,他家里只有他一个人,平时都是去一位叔叔家吃饭,今天不可能过去了,要打电话告诉人家一声。

文逍遥父亲在这位叔叔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他,于是结为兄弟般的友谊,现在文逍遥父母都长期驻外,便主动让文逍遥去他们家吃饭,包括中午和晚上。

至于顾雪萍,她父母现在去了香港长驻,那个哥哥根本不管她,所以无论她中午和晚上在不在家也不会知道。

文逍遥打完电话,回到房里,对顾雪萍道:“快十一点了,我自己不会做饭,我下去买点饭盒回来吃,你不会介意吧。”

顾雪萍摇了摇头道:“可惜我的脚还不是很好使,要不然我帮你做一顿饭了。

文逍遥笑了笑:“很快回来,不出五分钟,我开电视给你看。”

说完,打开电视,随便放了个频道,便下楼去了,他不知道随便放个频道竟然就放到了爱情的片子,而这个时候放这种片子,那是最直接的对两人的视觉冲击。

第七章 终于尝到甜头了
未完,待续!

Admin
Admin

帖子数 : 42
积分 : 2974
威望 : 34
注册日期 : 10-06-17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fengaiting.gugebb.biz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现代逍遥录 续1

帖子  不想打飛機 于 周二 八月 16, 2011 12:57 am

不错哦,期待更新,顶顶顶!

不想打飛機

帖子数 : 2
积分 : 2445
威望 : 0
注册日期 : 11-08-13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